enjoy life
肖攻必定
黨性堅定

肖根 黑桃 湯薰 艾瑪 王子貝姐 elsanna MA 菊灣 普洪 長陸奧
 

【肖根】Smile

絕對OOC
絕對筆渣



自家設定


廢話有點多了
以下正文

——————————————————————

在shaw還在念書的時候,她根本不知道笑為何物,從小被診斷出患有第二軸人格障礙的她一直以來都只懂的用憤怒去解決一切的問題,甚至都不曾在他人面前露出過一絲笑容

是一直到了她在軍校唸書的時期,接觸到了槍枝接觸到了更多奇奇怪怪的人之後,她才發現,原來…自己也是有會笑的時候,儘管那笑容在臉上只有淡淡的痕跡,但它仍然還是存在著
平常越是不笑的人在笑起來時會特別的漂亮
雖然不知道這話是誰說的,但套用在shaw的身上確實是有那麼幾分的合理
而shaw也常靠著這為數不多的笑容,贏得了軍校學生們私下為學校做的校園人物風雲榜上的冠軍
不管是男性還是女性全都被她散發出的氛圍著迷著,雖然她本人倒是不清楚這些事情啦


在的一次休假日中,shaw少校猛然的向root提起了自己過去在軍校中的生活以及稍稍感嘆下當初自己還不會笑時所錯過的人生樂趣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遇見我後你才明白如何去笑嗎?」
Root消化完shaw難得說出口的故事後,第一個想到的問題便是這句
「事實上…更早」
「你不要告訴我第一次是因為槍哦」
「呃、不,是因為Bear」
「什麼?」
這一聽起來就像是乳名的名字,一定是哪個不要臉的男人的名字!
可惡!他居然能讓可愛的sameen露出第一次的笑容!氣死我了,而且居然還讓sameen現在回想起時也還微微的在笑!!真是太可惡了!!
啊!!!好氣人,我一定要做些什麼消消氣,sameen現在臉上的笑容真是太刺眼了!
可惡啊啊啊!
以上是root姐姐的心裡活動
雖然她臉上仍然掛著甜甜的笑容就是了

「Sameen…」
「?」
還沈浸在回憶中的shaw沒有發覺到眼前女子氣場的轉變,一臉呆呆的樣子疑惑的看著root
「唔…」
沒有防備之下,shaw就這樣被突然吻住,沒有了平時的甜膩,今天的吻讓shaw感覺到對方有些急躁跟…微怒?
Shaw不明白自己是哪裡惹到root了,但眼下她也沒心思去想這麼多,很快的shaw也回應起root的吻,且當然的shaw的雙手並沒有閒著,她的其中一隻手撫上了root的臀部,用著有時輕有時重的力道揉捏撫弄,而另一隻手則是輕環起root的腰,雖然有時shaw會很壞心的嘲諷著root的小肚子,但真說起來shaw還是挺喜歡從腰部抱著root,可能是因為有人(就是Reese)跟她說過攻君普遍上都是抱在那個位置,也有可能只是因為軟軟的抱起來比較舒服
總之不管原因是什麼,反正只需要知道shaw少校就是個口嫌體正直的代表

「哈…sam…een…」
喘息的聲音夾帶著些嬌媚,shaw的愛撫root很受用,舒服到讓root差點忘記她原本的目的

舉起雙手搭在shaw的肩膀上將她一把用力的推開,root扶著shaw稍稍喘了幾口氣後,才抬起頭笑望向shaw那深色的雙眸,激吻過後暈在雙頰的緋紅襯托起root那笑的甜美的表情,這時的root比平常更添了一股媚惑人心的氣質

一枚輕吻落在了shaw的臉頰上,root沒在那多做停留便直接下滑到shaw的脖頸處,故意大力的吸吮著發出嘖嘖的水聲,故意在明顯的地方留下特別深的紅印,在嘴巴繁忙之餘不忘了再伸出一手握住那比自己還要明顯的女性特徵的其中一邊,不停玩弄著那突起的圓點,上下左右的搓揉著,而另一隻手則是在shaw還穿著褲子的大腿上不停的遊走,用指尖從大腿外側慢慢的滑到內側再往逐漸的往上移動,輕輕的擦過大腿根部,再又快速的滑到大腿外側去,然後不停的重複著這樣的動作


這樣若有似無的撩撥讓對自己忍耐力很有信心的shaw少校快要棄械投降
但在點火的女子卻似乎沒有要開始進攻的打算
「R-o-o-t!」shaw咬著牙的從嘴巴硬是擠出了root的名字,很明顯對她的行為感到相當的不滿
「shaw少校,我知道欲求不滿很容易得到躁鬱症跟憂鬱症,但是…我們今天就到此為止吧~我累了」
聽到著shaw少校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瞪大眼睛望著正準備要離開自己的root,震驚了一秒後才回復過來
「你說什麼!?」
「醫生的體力比較差嘛~」
「別開玩笑了,你到底在搞什麼東西!難道又是實驗?我說過了…」
Shaw用著有些沙啞的聲音低吼著,但在她還沒說完話時,root便直接說到
「sameen別激動~我知道你說過不能拿你當實驗對象,而且我也沒有在做實驗的意思啊」

「你沒給個解釋你別想走出房門!」
Shaw一把抓住試圖要走到客廳去的root,臉上表明著她再不說便很有可能就一拳直接下去,略微掙扎的眼神閃過,還在憂鬱著是否要問出那令自己非常在意的問題
看了眼shaw堅持的目光再低頭看了看被緊抓著的手臂,root無奈的撇了撇嘴
「……Bear他……是誰?」
「什麼!?」
Shaw一頭霧水的看著頭低低不願抬頭的root,她不明白為何這時會突然問這種問題
「他讓你笑的很高興」
Shaw定在原地愣了不知道多久,比剛才root在緊要關頭臨時喊卡還久
直到消化完root的意思及回過神來理解了root這一連串的反應是為何後,shaw直接翻了個大大的白眼送給root

「…Bear是在軍校時的…狗」




「…」





而當root靠著廣大的人脈得知了自己的戀人以前是校園風雲榜上的常勝軍時,感到相當自豪的同時也感到十分的不爽,內心當下充斥著
我家sameen的可愛只需要我知道就夠了!!可惡!!我要洗光他們的記憶戳瞎他們的眼睛!
這些之類的話語
而讓shaw最不能忍受的是root當著她和她幾名部屬的面前親了她一下
這樣以後威嚴怎麼擺,在部下面前還有臉嗎真是!

至此root就被shaw嚴正的禁止不准再踏入她所指揮的軍營及shaw也絕對再也不隨便向root說起自己的過往告終


果然神經病的思考回路不是正常人所能理解的


Fin

评论(12)
热度(9)
© tyrrell | Powered by LOFTER